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

2020年09月28日 18:01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


 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





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




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

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



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






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




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

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

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


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


       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相关推荐

受疫情影响,租房市场“暴雷”现象屡次发生!

受疫情影响,租房市场“暴雷”现象屡次发生,今年以来长租公寓空置率高,部分长租公寓企业资金流转困难,为降低企业、租客的风险,城市加紧实施相关措施,许多租赁热点城市上海、合肥、广州、杭州成都等均发布了风险提示,警示市民防范“高收低租”“长收短租”可能存在的风险。在出台《关于开展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的通知》后,此次成都再次出招,重拳整顿,9月18日九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住房租赁市场管理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(《通知》)),发布住房租赁资金监管新政,建立租金、押金监管账户,首次对住房租赁市场实施信用监管。《通知》从“加强从业主体管理、加强房源发布管理、加强网签备案管理、加强租赁资金监管、畅通纠纷调处渠道、强化部门联合监管”六方面着手,规范成都租赁市场。促进成都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,提高市场抗风险能力,保护广大市民合法权益。1)严格登记,确保租赁市场处于监管之中:从事住房租赁活动的住房租赁企业、房地产经纪机构和网络信息平台,以及转租住房10套(间)以上的单位及个人,应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。2)严格管理,不给违法者二次机会:破产、倒闭、被吊销营业执照、责令关闭的住房租赁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、监管等高级管理人员3年内不得担任住房租赁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。3)规范市场主体行为,确保发布信息的真实性:网络信息平台应当核验房源必要信息,不得发布法律、法规禁止出租的房源信息。同时规定网络信息平台应建立并提供平台投诉、举报、申诉和处理机制,畅通对虚假房源举报受理途径。4)规范房屋租赁合同,节省备案时间:房屋租赁合同订立后30日内,租赁当事人应向租赁住房所在地相关部门办理房屋租赁登记备案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应完善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,加强多部门信息共享,利用实名认证、电子签字等技术手段,实现网上办、马上办、一次都不用跑。5)监督租金流向,保护租客利益:承租人向住房租赁企业支付租金周期超过3个月,租金、押金及利用住房租金贷款获得的资金应存入住房租赁资金监管账户。6)落实主体责任,建立多元调节机制:从事住房租赁经常活动的住房租赁企业、房地产经纪机构、网络信息平台要建立投诉处理机制,承担租赁纠纷主体责任。形成多管齐下、协调联动的化解格局。7)政府相关部门依照职能加强管理:完善成都住房租赁交易平台,处罚违规房源信息发布者及相关企业,履行主体责任。《通知》发布后,租客网严格遵照通知指示,快速进行登记办理准备,优化平台投诉、申诉和处理机制,为提升住房租赁市场精细化管理作贡献。租客网秉持着“以租客为本”的原则,并表达了对实现“安居梦”“租客梦”美好愿景的衷心祝愿。

2020年10月24日 09:54

不要再“一人成家,掏空全家”了

在大城市生活,其实最痛苦的还是住房难。许多优秀的职场人士,在职场拼命奋斗,但拼尽其终身也难以在一线城市的角落买到一套小平米的房子,因为房价实在是太高了!根据众多研究机构的统计,日本、德国的平均首次购房年龄都超过了40岁,英国、美国大多在30岁以上,而中国的平均首次置业年龄仅为27岁。与西方相比,我国的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?其实无外乎三点因素:一.房价太高;近20年,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,房价总体走势也处于持续上涨中,很多城市的房价几年间甚至翻倍增长,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很多人就产生了“买房紧迫感”,甚至有早买早赚的想法。二.社会环境;20多岁正处于结婚的年纪,而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,房子是安居立业的基础,甚至很多人觉得男士没房就达不到结婚的标准,无论是刚需还是为了做婚房和学区房的改善型需求,买房都是硬性需求。三.租房太“烦”;人总要有一个住所,如果不买房肯定就要租房,但是从这几年我国的租赁市场来看,想安心无忧的租一套好房,也并非易事,“虚假房源”、“黑中介”、“乱收费”等令人头疼的问题还没得到合理解决,“套路贷”等问题却又浮出水面,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去租房!但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,以及部分类似于租客网在内的信用体系健全的租赁平台的出现,租房过一辈子仿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烦恼,反而让自己的经济以及精神上更轻松,不用再为了“一人成家,掏空全家”而犯愁。平台致力于解决中国租赁市场当前低效、混乱的不合理现状,提升所有租客的租赁体验感,并采用“单方收费”的服务方式,杜绝所有乱收费行为,减轻租客的经济负担。平台“单边收费”是指,除了租金等住房基础费之外,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,包括中介费。从线上选房,到线下看房,再到确认搬家,租客方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,还享有搬家服务!任何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,往往是创新与温度。毋庸置疑,从供需端匹配需求,租前租后服务都提供更优品质的租客网,以租客群体的支持为基础,未来发展也将驶入快车道。

2020年08月13日 10:37

你可愿意“先租后买?

新房、二手房市场刚需旺盛的大背景下,“先租后买”能不能受到年轻人的青睐?  年轻上班族急着买房  历时3个月,跑遍立水桥、天通苑、北苑几乎所有二手房小区,在京工作的董畅终于购入了名下第一套房。不到70平方米的一居室,楼龄15年,总价却已超400万元。  这时他只有26岁,研究生毕业后工作刚满一年。  “二十六七岁、刚毕业参加工作,准备结婚,就差这一套房了。”在朝阳区中介经纪人小郑口中,董畅这类人是“刚需中的刚需”,看房时间稍长、但必会出手。他介绍,过去一年二手房市场最红火的时间里,看房、买房人中有不少都是像董畅这样的年轻上班族。  看似惯例,但在北京等一线城市里,动辄几百万元的购房款对年轻人而言,简直“压力山大”。但一穷二白的背后,却是急着出手买房的怪象。  与上一代人“先租后买”或“先住集体宿舍后买房”的方式完全不同,年轻人过早买房成为了“98房改”后出现的新现象。买房的现象在2000年之后才更多出现。但与不少发达国家不同,中国、特别是北京,首次购房年龄往往在25至30岁;而在英美发达国家市场,则基本都在30岁以后。  此前,也有中介机构对首套购房、首套房贷年龄做过调查,北京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,高居榜首;而在英国则是推到了37岁,在德国和日本更是到了42岁。  屡出新政倡导“先租后买”  房地产市场上,把这种上班族称为“夹心层”:有一定收入,对生活水平有一定要求,过不了公租房等保障房的申请门槛;但自己的收入又不够到市场上购买高价商品房。  于是,“夹心层”买房,就不得不变成全家勒紧裤腰带凑首付、个人拼命赚钱还月供。顾云昌说,首次购房年龄低,而年轻人又很少有积蓄、收入不高,也就出现了“啃老”的问题。  为了解决“夹心层”的住房需求,北京从2013年开始推出自住房,俗称“7折房”。不久前,共有产权住房新政征求意见,未来自住房将升级为“共有产权住房”。但对比两类政策性住房的申购条件,此前自住房中“单身年满25岁优先”变成了“单身年满30岁才能申请”。 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解释,不满30周岁单身家庭可“先租后买”,形成梯度消费。而在对外征求意见的租房新政中,也赋予了租户更多公共权益,引导“先租后买”的梯度消费,来解决住房需求。“先租后买”在北京的保障房体系上,可以理解为:30岁前先租公租房,30岁后再买共有产权住房。  引导在住房上健康的“消费观”,也是此次划定“单身30岁年龄大限”的主要考虑之一,希望刚需能够“先租后买”。“30岁前年轻人买房,也大多是靠父母,给家庭背负沉重的压力;而等到30岁之后,年轻人手里有一定积蓄了,也就有一定能力贷款买房了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  “年轻人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去买房,30岁以后再买房也是许多国家的常规。”主要是供给侧改革,也透露着一个信号:对于住房需求的解决,不能一蹴而就。  是否想租房还看房价预期  房价预期正成为刚需在租房和买房之间绕不过的隐忧。“过去大约10年,由于城市化、货币量等多方面原因,北京房价出现的几乎10倍的增长,这在世界都是少见的。这恰恰也‘逼’年轻人不得不买房。”在未来,虽然不能明确北京房价是否会跌,但价格增长会相对放慢。  而对于年轻人,还有另一笔账要算。 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认为,在高房价的背景下,租房是更划算的。理论上说,房地产市场如果运行良好,租售比应该在1∶300至1∶200之间。也就是说,如果把房子拿出去租,最多300个月、也就是25年内就能收回买房成本。  但以朝阳区北苑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为例,这套房子售价大约400万元左右,如果以合理的1:300计算,满足合理条件的租金应为1.3万元。理论情况下,如果房租高于1.3万元,那就是买房划算;如果房租低于1.3万元,那就是租房子划算。从该区域每月五六千元的租金来看,显然租房子比买房子划算很多。  除了在共有产权住房、租房上出台新政,北京在集体土地租赁房、企业自持租赁房上也开始有所突破。  专家分析,引导年轻人、特别是夹心层“先租后买”,最根本的是要让房地产市场更稳定,年轻人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减少了,自然不会过于恐慌、急着买房;反过来看,买房的需求降低后,也更有益于楼市的平稳运行。

2020年07月01日 16:28